秋准

没有介绍

重温第一话发现了这个曲名
和第七话哭着说不要离开就在我身边的那句话
猝不及防一口糖

冰上的尤里

电影黑天鹅

两段处理何其相似
就做了一个截图对比

没有雾霾 啊 美好

拍了一张学校的咖啡厅
今天开始变冷了
大风吹了一天
膝盖疼

马上小长假就可以回家了
💪🏻加油

接吻

最愉快的是大学时候与萧的接吻。
在冰冷的、脚在棉靴里冻得失去知觉的冬天的河边接吻。河边的树已经没有叶子了,也许有几棵枯败的松树,在常通过重型卡车的路边沾满灰尘。河边结着冰,他对我说冰层就好像猪油一样。
十分钟或者更久,那人中间停顿下来泪光闪闪地与我说着话,好像再没有机会与我讲话一般。手也会紧紧地抱着我的背,身高差迫使我把头仰起来,脖子生痛。
我感到有些好笑地说,外面太冷了,请把手伸到大衣的里面吧。
他停下看向远方热泪盈眶闪动着的双眼,带着壮烈牺牲一般的语气问我可不可以。
我说可以的。


我心里感动也觉得一丝丝可笑,这个人觉得他遇到了生命里像火一样烧起来就停不下去的爱情,而我则认为这有点夸大其词了 。
我并不会在长达十几分钟的亲吻后化作一团烟雾,也不会因为他的紧紧箍着我的双手放开就溜走。
我就站在那里,因为双脚的冰冷钉在冬天的土地上,动弹不得。
被紧紧抱着而被迫感受着对方比夏天还要灼热的心情,受宠若惊之外,拥有的仅仅是一种得到了自由的自暴自弃感。

那些年我在一个小城上大学,雾霾出奇的严重。学校的校园网一直卡卡停停,一般来说,如果我昂贵的网费用完了的话,我依然可以对着多达四五个网页发呆。比如登陆页面,还有一个常年不变的“家属区退费通知”。

她记得当时他们爱晚上在一棵高大如圆锥形的松树下约会,月亮就顶在松树的尖儿上。此刻想起来如同圣诞树上发亮的五角星一样滑稽。梦里松树突然活了,裂开一道母线张开怀抱将相拥的小情人吸进树里,又变回一个平静的圆锥。树旁的阴影里不再有人长久地站着,连月亮也黑下去了。